狗万赢钱取现秒提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创全国文明城 >
泪崩!汝州93岁老太照顾儿子儿媳孙子重孙,后来……
责任编辑:文明办 来源:汝州市信息中心 发布时间:2019-02-28 点击:

“唯一的儿子瘫痪在床,孙子头部血管破裂久治不愈,重孙子脑瘫生活不能自理,孙媳妇不堪压力回了娘家。一次又一次的变故压的这个家庭透不过气来,一家的生活重担全落在郭娇身上,本该被人伺候的人仍旧操劳奔波,伺候着该伺候她的人,但她仍旧坚强地生活着……”这是1月9日晚,在德润汝州“四知堂杯”汝州市好媳妇好公婆颁奖盛典上,组委会为米庙镇安庄村好婆婆郭娇撰写的颁奖词。今年93岁的郭娇细心照顾一家三代人的事迹感动了汝州大地。当晚,随着郭娇的上台,现场陷入一片寂静,台下观众开始不断偷偷抹泪,宣读颁奖词的主持人也泣不成声。

h01.jpg

“再难都要往前走,我不照看他们谁照看,我只要有一口气就伺候他们一天……”

93岁本该是好好享清福、含饴弄孙的年纪,但生活却一次又一次地捉弄这个饱经风霜的老人。

1月11日,带着复杂的心情,记者在米庙镇安庄村见到了身材瘦小的郭娇,满头白发的她穿了一件深红色的毛呢外套,虽然年事已高,但腿脚还十分稳健,看到有人来家中,郭娇那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。

“来吧,来吧,快到屋里坐,这里有火,暖和!”

跟随着郭娇的步伐,掀开那早已破旧的棉帘子,虽然已有心理准备,但映入眼帘的这一幕还是让记者有点吃惊。

郭娇的儿子马金钢躺在煤球火旁的床上一动不动,厚厚的被子把整个人包裹得严严实实,床下绑着导尿管的袋子,还没有聊上几句话,马金钢就泣不成声。

郭娇走到马金钢的床前,拿起纸巾给他擦拭眼角的泪水,劝着说:“别想那么多,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,咱们好好养病,等病好了还能出去挣钱。”

给马金钢擦过泪后,郭娇回到煤球火前的椅子上坐下,双眼泛着泪花。“你瞧瞧俺这一家,如今我也没办法,不管日子再难我都得往前走,我不照看他们谁照看,我只要有一口气就伺候他们一天。”郭娇说道。

“要不是还能说话,你说我跟死人有什么区别?”

躺在床上的马金钢一五一十地向记者道出了这些年他家中的变故。

“大概在五六年前的秋天,那时我还在附近建筑队给人家盖房子,一开始不敢忍饥,只要觉得肚里没东西就浑身没劲,心里发慌,立站不是,前后不到半月发展到一旦犯病就躺在地上像一摊泥,没想到这病发展得这么快。”马金钢说,今年他60岁。前几年觉得身体还算硬朗就没把这病当回事,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才去了医院。

可谁知一到医院,医生给马金钢检查出来一大堆病。“有高血压、心脏病、气管炎、肺气肿以及颈椎病、腰椎病,先后在医院住了27天,花了家中的积蓄,病情减轻后我就回来做保守治疗。”马金钢说,干不成活了,日子就越来越难。 

半年前,在家人的帮助下马金钢还能慢慢走到家门口,可近4个月来,他躺在床上手脚也不会动了,吃饭、喝水都靠喂,大小便要靠两个人的帮忙才能完成,原来也是一百好几十斤的壮汉,如今瘦得皮包骨头。

“要不是还能说话,你说我跟死人有什么区别?”说着说着马金钢再度哽咽了。

“卖了麦给他买药,玉米下来没到家就卖了,现在家里连一粒粮食也没有……”

“为了给马金钢看病买药,家里把能卖的都卖了,麦卖光了,玉米从地里收下来还没进家就卖了,家里连一个麦粒也找不到。”郭娇说着说着,这几年的酸甜苦辣,再次涌上心头。

“20天前,家里来了4位好心人,他们送来了一袋米、一袋面、两桶油和500元钱,问他们是哪个单位哩也不说,问得多了,他们就说了一句是城里的,到现在也不知道人家叫什么。”郭娇说。

郭娇有6个孩子,马金钢是她唯一的儿子,马金钢上面有两个姐,下面有三个妹子。“她们的家庭条件都不是很好,平时家里吃的喝的大多都是这5个女儿往家里送,可都是过家哩,都不容易,再说她们几个的日子也不宽裕,总不能需要啥都伸手问她们要呀!”郭娇说,平时她的几个女儿都经常过来看望,她和儿媳妇都搬不动马金钢,也只有等几个女儿来的时候才能给马金钢翻翻身。

郭娇的大孙子马涛常年在外打工,很少回来,平时马金钢看病吃药马涛都会给家寄钱。“如今,马涛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,下面还有两个孩子,他媳妇也没稳定工作,他这一家子日子过得也不宽绰,家里的事情他也没少操心。”郭娇说道。

“一家5口人4个都有病,俺媳妇还没俺娘劲大……”

马金钢的媳妇李笼今年56岁,8年前患上了脑血栓,在医院治疗出院后留下了偏瘫后遗症,至今身体的右半部分活动起来还有一定障碍。“尤其是前几年她还查出了糖尿病,之后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,每天都要打两次胰岛素才能维持正常生活。”马金钢无奈地说,别看李笼比俺娘年轻,一个人不当一个人使,1米5多的身高,可体重还不到80斤,平日里啥活也干不了,连做饭都没力气。

郭娇的二孙子马帅涛先天性小儿麻痹,左胳膊和左手发育不健全,如今在实验中学的餐厅里打工,两个月前在餐厅内意外摔倒,伤到了头部,很长一段时间伤口长不住。采访当日,郭娇告诉记者,马帅涛伤口还未完全康复就去上班了,已经去了10多天。

郭娇的曾孙马一轩出生时才3斤多重,刚下产床就被送进了新生儿重症监护室。“命算是保住了,可最后得了脑瘫,好几个亲戚都劝我们把他扔了,可再怎么样他也是一个生命呀!”郭娇说。如今马一轩已经3岁多了,可他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上学,连话都说不真,大小便自己都不知道。

提及郭娇的孙媳妇,她摇了摇头说:“你看俺家都过成啥了,孙媳妇不堪压力带着曾孙女回了娘家,村干部带着我们去她娘家叫过几次,几次都没见着人,至今也没有信儿,咱就不说她了。”

“5年前腰部受伤,落下病根,至今忙活一天下来躺在床上疼得睡不着觉。”

“5年前,我和俺邻居张丛一起到地里捡割麦机过后剩下的麦穗,从麦地里扒着上高一点的地块时,我拽着土垓子上的草毛子,谁知那草毛子那么不结实,上到一半时草毛子被连根拔起,我也随着草毛子向后翻在了垓子下面,下头正好是一条水泥渠,腰部正好担在了渠上。”郭娇说,当时她躺在地上直棍一条,疼得无法动弹。

大约在地上躺了二十多分钟,在张丛的帮助下郭娇慢慢爬起,并在她的搀扶下扛着捡到的四、五斤麦穗缓慢走回家中。

第二天,郭娇又在儿子、女儿的帮助下来到市第一人民医院,后来又到米庙镇卫生院治疗,至今留下了经常腰疼的病根,每当忙完一天的事情下来,她躺在床上疼得翻来覆去睡不着觉。

h02.jpg

“党和政府的帮助让我坚定了信心,也给俺孩子一个生的希望。”

1月10日下午,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王留剑、市妇联主席史蕴帆一起,来到郭姣家中慰问,并将1月9日晚德润汝州“四知堂杯”汝州市好媳妇好公婆颁奖盛典上,临时为郭娇捐助的7000余元的爱心款和平顶山市委宣传部的1000元爱心慰问金,以及棉被、食用油、大米、食品等物品送到郭娇手中。

正是这次送来的钱和慰问品再次燃起了这个家对美好生活的希望。

同时,郭娇所在的安庄村“两委”对她家也是格外关注,每逢过年过节都要去看望慰问,不定时地还要去家里走访。“目前,郭娇家这个家、李笼、马一轩都是村里的低保对象,几个月前村‘两委’还主动帮助她家申请贫困户,可是根据贫困户评定标准和她家当时的实际情况没有通过,下一步我们还会尽村‘两委’最大能力帮助她家。”安庄村党支部书记马亚洲说。

采访当天,李笼拿了500多元去医药公司买药去了,同时马金钢告诉记者,由于家中没钱,上次买的药已经吃完两天了,买一次药需要490元,能吃半个月。这次他打算积极配合治疗,等年前他的两个儿子都回来了就去住院。同时,马金钢知道治病需要很多钱,他打算利用轻松筹等网络平台筹钱看病,汝州不行去郑州,郑州不行去北京,他相信现在的医疗水平一定能把他的病治好。

“谁都有作难的时候,乡里乡亲的对我家都有帮助,我相信困难是一时的,也总会过去的。”

晚上,马金钢躺在屋里的最左边,紧挨着他右边的床是李笼的,每晚,只要马金钢有一点动作或喊声,李笼都会起身察看。李笼的右边是郭娇的床,每天晚上郭娇都会搂着马一轩睡觉,在别人眼中也许这个孩子是家庭的负担,可是在她眼里,马一轩和其他曾孙子、孙女一样,是她的宝贝疙瘩。就这样,这一家三口人在郭娇的照料下,相依为命。

想起马金钢的病和看病需要的那不知多少也没有着落的钱,郭娇总会在一旁暗自流泪。没办法,因为自己到这个年龄了她也有心无力,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在马金钢面前尽量表现得乐观一些,把他照顾得更好一点。虽然喂马金钢吃饭、处理他的个人卫生早就有些吃力,可她仍然坚持着。“我没有啥办法,我只会尽我最大努力照顾好他,他还年轻,我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到我前头。”说话间,郭娇的眼中再次流出了泪水。